爱情只是一场游戏?

爱情,从来都是让人哭、让人笑、让人痛苦、让人欢笑的一件事情,所谓“剪不断、理还乱”,“才下眉头,却上心头”。然而,在爱情的世界里,似乎从来都有一些与众不同的“另类”存在着。在现代都市生活里,就栖息着这样一群“特殊”的爱情“另类”一族。

他们受过良好的文化教育,从事理想的工作,有着较高的素质,并分别在社会上担任重要的角色,但他们对爱情的诠释和表现形式与一般常人不一样。他们对传统的爱情观嗤之以鼻,不屑一顾,主张一种潇洒的爱情。何为潇洒?就是只愿享受爱情的欢乐,而不愿承受由此带来的责任,而双方对此形成了一种心照不宣,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谁也不用担心一不小心就做了陈世美,被泪水涟涟的秦香莲斥为负心郎。于是他们潇洒地活着,他们为爱情找了一个试用期,试用期满,若好,则转正;若不好,则互道拜拜,轻松至极。让人想起那句诗:“我轻轻地走,正如我轻轻地来,我轻轻地挥一挥手,不带走一片云彩。”

还是让我们来看一看这些潇洒生活的红尘男女吧:

宁宁是个才貌双全的女孩子,在大学期间曾有过一段美好浪漫但又让他心碎得想落泪的情感。因为太年轻,爱得太深就容易发生矛盾,他们争争吵吵、分分合合。离开象牙塔后,宁宁抱着无限的憧憬指望与她相恋多年的男友共建家庭,然而残酷的现实无情地给了她一记耳光,那个男孩根本就没有要娶她的打算。男孩子说爱情不应该是以最终的结合为最佳结局,他以他们之间的情感不合为由拒绝对这份感情负责。宁宁终于明白了,在那个男孩子的下意识里,她不过是他情感历程里的一种经历。

经历了这份情感之后,宁宁消沉过一段时间,待她走出这场情感的迷雾后,她成熟了。她醒悟了当初假如不强硬地要一个结果,也许她和男友之间的感情还会继续,那份曾经美丽过她年轻生命的爱情仍会存在,只因要一个结果错失了一份感情。

当第二次爱情来临以后,有过一次深刻感情经历的宁宁主动提出先不谈婚论嫁,而是给他们的爱情一个试用期。在这段时间内,他们只是好好地相爱,和平地相处,珍惜、珍爱这份感情。如果有一天,哪一方提出了分手,那么他们将潇洒地分开,不问为什么,不再为此而死去活来。宁宁再也不逼着对方要一个结果了。她知道如果要成就一个婚姻必须有一个坚实的感情基础和良好的心理素质。她接受一切,顺其自然地发展这个游戏规则。

这种理智,还真需要有那种曾经沧海的经历才能历练出来,想那些“小燕子”迷们,那些沉浸在琼瑶小说中不能自拔的纯情少女们,还真不会有如此看透一切而来的潇洒胸襟。只是,谁又能说清楚情这个东西呢?也许,这些试用爱情的人真的已经参透了那种“情到深处情转薄,而今真个悔多情”的心境?

曾经沧海难为水

真子是名报社的新闻记者,特殊的工作性质使他工作总是忙忙碌碌的。25岁的她和比她大10岁的刚同居着,他们像夫妻一样生活,但他们又在很多方面迥异于一般的夫妻。因为他们的爱情正在经历试用期。

刚是个离异的男人,一年前从一场变质的婚姻中逃出来。他爱真子,但他不想再走进婚姻的围城,因为真正体验过婚姻的他清楚地知道婚姻的种种弊端,摆脱婚姻围困的他已不想再为之所累,因此,他和真子从一开始就挑明这种爱情的关系。

真子也同意了他的这种要求。正好敬业的她也不想为婚姻付出太多。他俩以恋人的身份出现,每个周末都在一起,尽情地享受爱情的美好和欢乐。他们对彼此没有任何约束和奢求,他们遵守在一起时加倍珍惜,不在一起时就忘记的规则,这样不会对生活造成任何负面影响。

真子对爱情的认识很成熟,她认为健康的爱情就是能够带给双方的身心以愉悦,而不是造成一种负面的精神上的折磨和心灵上苦涩的体会。爱情不应该是一种精神的苦役,更不应该是两个相爱的男女爱得元气大伤,爱情应该是浮躁生活的润滑剂,滋润单调的生活。

游戏爱情

还有一位作家老昆,是个在情爱苦旅上艰难跋涉的过来人。他的女友却是一个睁眼闭眼都在做着爱情梦的女孩子。老昆已经不再像年轻时那样对爱情持着一种狂热的激情。女孩子却对爱情充满了理想主义。女孩子真心实意地爱着老昆,这一点老昆知道,他深知爱一个人不易,被一个人真心来爱就更不易,所以他珍惜女孩子对他的这份感情。为了满足女孩子的爱情理想又不至于伤害到她,老昆提出爱情试用期。也就是说在这期间,老昆如女孩子所希望地那样给她想要的那种惟美的爱情。

女孩子抱着尝试的心态答应了老昆。在试用期里,他们按照自己理想的模式相爱,感受爱的激情和狂热,体验一种超凡脱俗的爱情,无视现实的存在。他们爱得小心翼翼,生怕一不小心会让对方受伤。他们明知道这是一场戏,但他们都在卖力地去演好这一场戏。即便有一天游戏结束了,他们也不会对彼此心存一份恨意,因为他们都体验过了投入地爱一次的感受。

爱情世界中的异类

也许这种爱情违背了爱情和婚姻的一般规则,可能会遭到正统人士的谴责,和社会大众的评说。但是既然它存在着,就有它存在的一些合理性。也许是物质生活的积淀和现代文明的打压,已使人们的精神器官渐趋麻木。于是,一方面,社会在呼唤着责任;而另一方面,人们又对尽职尽责的生活感到厌倦和疲惫。于是,一些自命为超脱的人开始在爱情的领域中玩起了游戏。

这的确是一场游戏,有明确的游戏规则,参加游戏的人清一色不是初涉情海的年轻人,而是有着沧桑阅历的人,也许经历了爱情的折磨和挣扎,达到了某种超脱,但又不想放弃爱情带来的肉体和精神之欢,所以就有了这样一种爱情,我们权且将它作为存在来对待。并且也有理由相信,这只是爱情世界中的异类,而我们芸芸众生,却还要在爱情的世界中经受甜酸苦辣的洗礼。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