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沉溺于婚外情中不能自拔 点燃隐藏10年的爱情炸弹-两性图片

大学刚毕业那年,我分配进了一所职业中学。
学校联系了省某著名学府的一位年轻教授来讲学,我负责接待。
后来,我和这个南京来的人相爱了,这个人就是宏,但当时他已经定婚了,我们就没能在一起。

宏很快走了,时间渐渐把这段爱恋埋入心灵深处。
我后来也调动工作,结婚,生子。
我以为从此将步入与其他人一样的生活了,可对宏的牵挂却如何也抹不去,我打听一切关于宏的消息,走在大街上总期待他的出现。

尤其是当爱情被油盐酱醋消磨得平淡无奇时,我更怀念与宏相处的那段日子,回忆模糊了琐碎的小事,却惟独留下了纯情,每一次微笑、每一个眼神当初也许并没什么,可如今想来却都成了爱的言语。

有一段日子我几乎天天晚上梦见他,梦中的他一身潇洒总在我期待的时候出现,却总含着怨恨的眼光,有一次甚至梦见宏抚着我的肩头哭了,而梦中的我总来不及表白———无力挽回。

生活日复一日,10年过去了,就在思念被珍藏起来的时候,我到南京参加一次学术会议,意外地,在这个会上我重新见到了宏。
在有限的机会里他告诉我,最初他一直在想方设法地与我联系,直到听说我结婚了。
这次重逢就是一个导火索,点燃了一枚藏在心底10年的爱情炸弹。

回到家里,刚一上班,我就接到了宏的电话。
我想,如果他不给我打,我也会给他打的。
背负着道德的包袱,我们既愧疚又欢喜地重新走到了一起。
有些话,是不用说我就明白的,和他在一起,我只能没名没分地生活在地下,等候着他有空时的宠幸。

但那时我真的是好快乐,爱情总是让人快乐,而他对我的宠爱和纵容,让我整天沉浸在幸福之中,只做一个只负责开心的小女人。
双面的生活很刺激,我想除去爱情的成分,可能很多人之所以甘冒风险地踏入地下情,就是对这种强烈的刺激不能忘怀吧。
不过,这样的幸福极为短暂,彼此都有家庭,不可能经常见面,所以我们多以电话、网络传情。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