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姨在车上坐在我腿上 欲望让我情不自禁神魂颠倒-两性图片

有一个颇有道行的老师就说,这一改就要出事啊。
果然,还真奇怪,改门后三个月内,学校连续死了6个老师(过年那个月就死了3个),几乎都是突然得病死的;而和我们比邻的单位也连续死了好几个职工——所有的老师都开始闹,校长也顶不住了,

联合了隔壁单位领导去和对面的体育馆谈。
谈判结果是,两个狮子被搬到里面去了,面对面放着,更夸张的是还有人在上面缠了电线。
此事终于了结。

还有一个故事,是偶daddy小时候经历的,已经建国了,但是南方的一些地区还打仗。
爸爸生了重病,当时住在重庆最好的医院里,因为非和平年代,一切都很混乱,医院里什么样的病人都有,他楼下就住了个精神病女人,楼上有个军人,

被炸断了一条腿。
有天医院里的病友组织篮球比赛,daddy也想去看,可是大家觉得他太小身体又弱,没人带他。
那个断腿的军人从楼上下来的时候,爸爸央求他带自己去看篮球赛,军人答应了,两人一起往楼下走,爸爸看到那个精神病女人坐在一层楼梯拐角,

吓得不行,和军人说,叔叔我害怕那个疯子,我不敢过去。
军人听了才被吓一大跳,说:你说什么呀,她前天就死了!她在哪?爸爸指指楼梯拐角,疯子还坐在那,还回头看了看我爸,军人冲过去,用拐冲那个拐角用力一戳,我爸就看到疯子飞快的站起来跑掉了。

其实我一直不太明白,为什么很多这种事情都发生在daddy身上,他是我们家最唯物论的人。
我上中学的时候,有天中午,老豆被几个年轻的同事七手八脚抬回来了,据说是上午体育课上和几个年轻老师打羽毛球混双。

中途爸爸突然觉得有人向他腿上丢了一块砖头,当时撕心裂肺的痛,倒在地上,还问周围的人有没有看见是谁丢的砖头,可大家一致表示根本没有什么砖头。
到医院检查,结果是肌肉撕裂,躺了一个多月。
后来他回忆起在此事故之前的一件事,那是打球前的几天。

当时我们的新教学楼刚盖好,早上爸爸有早自习,提前半小时去的。
楼的结构主要是考虑了采光,所以俯视是一个口字,中间是一个天井,因为刚刚建好不久,天井里还有一些施工遗留的砖瓦什么的没有完全清理,爸爸顺便打扫了一下,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