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性小说:我把第一次交给我的小叔子

两性小说:我把第一次交给我的小叔子

我很小的时候,那时爸妈是双职工,把我交给邻居李奶奶看管。
李奶奶的儿子叫大李,快30岁了,是个待业青年,因为没钱连个媳妇也说不上,谁也没想到大李会在我身上打起了主意。
那时我才四五岁,大李弄来一个万花筒,说只要乖乖听他的话,万花筒就归我了。
影响我一生的事就在那天发生了。

我拿着万花筒新奇地摆弄着,大李脱了自己的衣服还有我的,嘴里喘着粗气。
那是我第一次面临男人的裸体,他惨白的肤色在我的大脑中留下了强烈的印象。

晚饭时我拿着万花筒跑回家,妈妈问是哪里来的,我一五一十地通知她了。
爸妈当时眼睛瞪得像牛:你说什么?!他俩的表情很恐惧,吓得我哇哇大哭。

爸妈那时也年轻,不知该如何处置这件事,盛怒的父母闯到大李家中将他暴打了一顿,惹得街坊邻居纷纷驻足围观。
随后,妈妈碰到熟人便拉住人家诉苦,像祥林嫂一样没完没了。
等事情慢慢平息之后,爸妈才茅塞顿开,我们一家已经成了大众的笑柄。
那年头,谁家出了点芝麻绿豆大的事,顶风都传十里,莫说此等最敏感的风化案了,爸妈从此在人前抬不起头。
大李被判了无期徒刑,没有了发泄对象,他们将怒火全部倾泄在幼小的我身上。

我的凄惨世界从此拉开了序幕13岁前爸爸没有同我讲过一句话,妈妈将近没给过我好脸看。
我经常挨打,板子像雨点一样落在身上。
妈妈的思绪坏到终点,我得不断地为自己的过失买单,甚至不是理由的理由,当她碰到种种不顺,譬如物价上涨、天气突变、生理周期、单位涨工资时被落下、去菜市场买菜被人短了斤量等等都会将气撒到我头上,恶言随之而来,什么小淫妇、不要脸、小骚货、丧门星、你怎么不早死,你早死我早幸福等等等等

我幼小的心灵都快崩溃了。
我记忆力十分好,一直记着这件事的前因后果,既恨那个毁了我家声誉的大李也恨我自己,更恨无情的爸爸妈妈。
小孩子也是故意机的,我就是不把这件事说破,我对妈妈的谩骂佯装不知,总之我不想她太自豪,她伤害不了我也就罢了。
可是我低估了一个中年女人的顽固,她十年如一日地持之以恒地对我进行精神上的折腾。
于是我加入学校和少年宫的各种文艺演出来躲开他们。

我寄情于音乐和舞蹈,只有在舞台上、在灯光下才能找到真正的自我和久违的自尊。
我拼命排练,发疯似的舞着,像是穿上了红舞鞋,不停地跳着,最好一直跳到筋疲力尽死去。

13岁的我已经开始发育,长成一个高挑的、亭亭玉立的美丽姑娘,走在街上我常常听到男孩轻佻的口哨声。

母亲的思绪一如既往地坏,她古里古怪地说:发育得倒是挺早哇,沾了汉子的气味!胸挺那么高叫邻居们看着像什椿?!不知羞耻!我难受极了,心里直想死了算了。
我走到小河边,静静地看着河水里的自己,河里的倒影很年轻、很美丽。
生活的大门才对我敞开半扇,世界上那么多作歹的人不去死为什么非要我这个无辜的女孩去死呢?那天夜里,当人们打动手电筒找到我时,河边的青草已经被我踩倒了一大片。
那以后爸爸开始有些觉醒,意识到自己这么多年来做得不对,他开始自责,但他改变不了妈妈。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