矮人村人均身高80厘米 多数村民5岁停止发育

许多人到了5岁开始停止发育,再也不长个子了

是饮用水不好?是地震导致?是风水原因?还是遗传因素?许多调查都无法给这里的村民一个明确的解释。
老村长罗德山异常焦急,他拄着双拐来到南京麦迪生知名专家会诊中心求医治病,希望为他也为他的父老乡亲寻找一个答案。

根据罗德山介绍,上世纪30年代,村人普遍感到髋部、膝部和脚踝处等关节疼痛,“据说那种疼痛越来越严重,而且无法忍受。
后来一些人还因为疼痛成了跛子,拄起拐杖。
”在那次持续疼痛开始后,村民们就停止长个子。
许多孩子生长也出现异常情况,5岁左右就不长个子了。

那次疼痛发病一直到1954年前后才基本结束。
但到了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村里再次发生疼痛症状,这次主要是青少年。

“矮人村”逐渐为外人所知,这里甚至被称为“世界矮人村”、“天下第一矮人村”。

长得矮,嫁娶也有不少麻烦。
罗村长说,外地姑娘不愿意嫁进来,一嫌村里人矮,二嫌村里穷,村里的光棍特别多。

在外人眼里,这里山清水秀,是世外桃源,但村民的苦恼也只有他们自己知道。
不但人长得矮,而且连庄稼都欺负人,“水稻长不高,明显比山外的水稻矮,一般矮个十多厘米,产量也不高。

矮人村的情况引起了相关部门的重视,头发、指甲、水、土壤都成为研究的重点,但真正的原因目前还没有查出来。

关注

南京医生蹲点矮人村6天

罗德山怎么会从遥远的四川来到南京求医的?这要从南京医生蹲点矮人村治病开始。

安培祯医生对针灸、增高、治疗骨疼比较擅长,“前些日子,我们从新闻中看到这个矮人村的事,我们就是治疗骨疼的,当时我凭着一个医生的直觉,想给他们做点事。
”医院也很支持他的想法,于是三月中旬,他就和几名医生来到了四川矮人村,“到处是土房子,很穷,我们对这里的贫穷感到震惊。

虽然他们很热情,但这里的村民刚开始却并不领情,以为他们不过和许多好奇的人一样,来他们矮人村看热闹罢了。
但安培祯他们并不顾这些,给村民们发药,还用针灸疗法给他们进行针灸减痛增高。

罗德山说,一些村民在针灸后感觉很好,疼痛也有减轻,而且孩子针灸后确实有增高迹象,这才相信他们。
6天蹲点看病的时间很快过去,许多村民已经舍不得他们。

晚上,安培祯他们就住在村长罗德山家,虽然每天和罗德山他们一样吃得很简单,但安培祯非常满足,也同村长一家结下了深厚感情,看着罗德山每天拄着拐杖忙上忙下,他们非常感动,“我就想请他到南京来,好好给他治疗,我说经过治疗你的腿病能好的。

罗德山也舍不得南京这些热心的医疗专家,他对

“保定海伦”:左侧脑细胞空白仍玩命工作

昨天(27日),河北保定作协女作家何坤再次来京,求治自己的“怪病”。
何坤幼年时,手脚便因意外出现残疾。
喜爱文学的她克服困难,坚持写作,被称为“保定的海伦”。
去年12月,何坤因右腿抽搐疼痛难忍,到医院就诊。
头部透视显示,何坤大脑左侧脑细胞出现大片空白,对此医生认为,过度疲劳是导致脑细胞大量缺失的一个重要外因,而腿部疼痛可能与此有关。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