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艾滋病防治在困难中前行

日前,江西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小齐一纸诉状,把拒绝录用他为小学教师的江西进贤县教育部门告上法庭。
在全球第25个艾滋病日到来之际,这例案件引发社会各界的讨论,也让人们看到了世界第一人口大国防治艾滋病的艰难。

小齐说,虽然没有太大能赢的信心,但坚持打这个官司,不光为自己,也为整个艾滋病感染者群体。

中国卫生部最新发布的艾滋病疫情数据显示:截至10月底,中国累计报告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和病人49万多例,全国总人口艾滋病感染率为0.58‰,仍然属于低流行水平国家。

近十年来,中国各级政府高度重视防治艾滋病工作,措施有力,严防艾滋病传播与蔓延,取得了显著成效,也获得了国际社会的肯定,但依然面临着严峻的抗艾形势。

中共中央总书记、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11月30日在北京指出,中国防治艾滋病面临的形势仍然严峻,社会上对艾滋病感染者和病人的歧视现象还比较突出,防治艾滋病还有大量工作要做。

卫生部疾控局副巡视员孙新华说,当前中国艾滋病疫情呈现几大特点:一是经性途径已成为主要的传播途径,尤其是男同性恋传播比例上升明显。
二是局部地区和特定人群疫情严重。
三是青少年和老年人的感染数逐年上升。
此外,由于大量艾滋病感染者陆续进入发病期,艾滋病死亡人数也有所增加。

来自上海的统计数据显示,自1987年出现第一例艾滋病病毒感染者以来,截至今年11月20日,上海市累计报告艾滋病病毒感染者9126例,艾滋病病人2590例,死亡429例。

据统计,今年以来,上海新发报告艾滋病毒感染者1479例,比去年同期增加14.3%,呈现平缓小幅上升态势。

一些研究人士指出,与中国在严格防控艾滋病毒感染领域取得的成就相比,中国在全社会层面消除艾滋病歧视仍进展有限,近年来艾滋病感染者就业、就医歧视事件仍屡屡不绝。”

艾滋病病毒感染者找工作真的越来越难了。”
40岁的艾滋病患者“乌鸦”在接受”

乌鸦”感染艾滋病已有10年。
2002年5月,被查出感染了艾滋病。
由于当时病情较重,经常需要就诊,迫于无奈,乌鸦将自己的病情告知了单位。
“他们给我的感觉就是,他们非常害怕我,给我的感觉是,我越早离开越好。”

2006年中国颁布的《艾滋病防治条例》明确规定:“艾滋病病毒感染者、艾滋病病人及其家属享有的婚姻、就业、就医、入学等合法权益受法律保护。”
但现行的《公务员录用体检通用标准(试行)》却将艾滋病和其它性疾病患者拒之门外。”

对于一个艾滋病感染者而言,确诊即失业依然是一种普遍现象。
丢失了工作,让很多艾滋病人的生活陷入了困境。”
乌鸦认为,保障艾滋患者和感染者的就诊、就业等基本权利,消除全社会对艾滋病人的歧视依然是前路漫漫。

致力于关爱艾滋患者的民间组织上海“青艾”创始人卜佳青认为,中国社会对艾滋病知识的知晓依然比较欠缺,应该给公众一定的时间推动艾滋反歧视工作。
“我觉得不必在12月1日这样的时候过度地去关注艾滋病人。
其实,他们跟我们普通人一样,只要享受就医和就业的平等权利。
那就是我们每一个人可以为关爱艾滋病人和感染者所做的事情。”
(采写

Related posts: